广州活动策划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广州活动策划 >

海南男子持刀虐母四小时 警方破门刀下救人(图

发布日期:2021-06-09   

  事发三亚;不孝子持刀虐母致其重伤;警方积极营救,剪开防盗网斧劈卧室门救出受困母亲

  14日下午4点30分,三亚解放一路宝盛广场后一住宅区内发生一幕家庭惨剧:女住户胡某在家中被自己的长子孙某劫持,并被长子用刀划得鲜血淋淋。

  晚上8点30分左右,民警接到居民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破门而入将被劫持的胡某救出,并将凶手孙某擒获。

  记者了解到,凶手孙某有吸毒史。据周围居民及孙家亲属透露,凶手孙某做出如此过激行为是因为他怀疑自己的母亲胡某要找人送他去强制戒毒。

  14日晚上8点多钟,记者赶到事发小区时,小区内已经站满了人,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停在小区停车场,现场气氛非常紧张。

  住户们纷纷指着小区北侧一住宅楼6楼议论纷纷。记者在6楼看到,走廊里站满了民警,数名消防官兵正在用工具剪开6楼左侧房屋的防盗网,楼道里不时传出激烈的敲门声和叫门声。

  据围观住户介绍,6楼左侧房屋户主姓孙,女主人姓胡。当天下午4点30分左右,不知什么原因,孙家突然传出打闹声,大家以为是普通的家庭纠纷,便没有理睬。但没过多久,屋子里传出了呼救声,这才引起了众多住户注意。

  众人前往查看才知道,胡某的大儿子孙某不知何故将自己的母亲劫持了,将母亲困于一间卧室内,不仅限制母亲的人身自由,而且还对母亲施虐,导致母亲的呼救声不断从6楼传出。

  “我看见胡某曾不停地摇动窗户上的防盗网呼救。”住户林先生说,下午5点左右,胡某的丈夫和小儿子赶回家中,但是大儿子已将防盗门反锁,他俩无法进入房间,只得在门外苦苦哀求孙某开门放胡某出来。

  但是,孙某情绪非常激动,并没有打算将母亲放出来的意思,而且房间内不时传出胡某的呼救声和惨叫声,不少住户称,通过窗户看见,孙某正在用刀割胡某的身体。

  这种局面一直僵持到晚上7点多钟,无论家人及街坊邻居如何劝说,孙某就是不开门,屋子内不时传出胡某的惨叫声和呼救声,让众人紧张。

  “再这么僵持下去胡某肯定有生命危险。”小区住户黄先生介绍说,见孙某迟迟不开门,有居民便拨打了110电话求救。很快,警车和急救车赶到现场。

  民警来到现场,发现事发房屋的大门已被反锁,防盗门很难打开,便决定从阳台进入房内。由于没有特殊的工具无法撬开防盗网,为了尽快进入屋内,民警向消防部门求助。不久,消防车赶到现场。

  消防官兵用专业设备将阳台上的防盗网剪出一个足够人爬进去的口子,与此同时,孙某的亲属在外敲门与其交谈分散其注意力。

  3名民警及2名消防官兵从防盗网口爬进房内时才发现,孙某和胡某所在房间的门口已被孙某用一口大柜子顶住。为了尽快将胡某救出,民警用斧头劈开房门,救出了胡某,同时将孙某牢牢控制住。

  民警破门而入后,记者在现场看见,屋内已是一片狼藉,桌子、凳子东倒西歪,地板上有不少血迹。孙家的亲属将受伤的胡某从房间内背出,胡某身穿一件红色上衣,已经不省人事,鲜血从她身上不停地滴下。

  记者看见,已被警察制服的孙某光着上身,脸上布满血迹,神情木然。据了解,他将母亲困于房中,用刀具割划母亲的身体,致母亲胡某头部、腰部、腿部多处受伤。

  据孙家的邻居介绍,孙家搬来小区居住已有近10年时间。胡某今年48岁,育有3个子女,劫持她的孙某是长子,1980年出生,一直住在家中。孙某有吸毒史。

  邻居介绍说,孙某吸毒的历史很长了,被送往强制戒毒所戒过几次毒,但都不成功,在日常生活中,孙某常常和母亲胡某发生冲突,起因都是一些繁琐的小事,甚至连买早餐这些小事都会引发冲突。

  “我己经记不起发生过几次冲突了。”这位邻居叹息道,但是平时都是发生些口角,没想到这次会闹成这样,差点出人命。

  他说,这次孙某之所以产生过激行为是他怀疑母亲要找人将他送往强制戒毒所戒毒,至于为何有这种想法,则不得而知。

  随后,记者来到三亚市人民医院见到了胡某,她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由于伤势较重,需要进行全身麻醉后手术,记者无法与她进行对话。

  其亲属也表示,孙某之所以产生过激行为,原因之一是他怀疑母亲要找人将他送到强制戒毒所戒毒。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毒品害了。”居民张先生表示,孙某平日里不务正业,与家里的关系不太融洽。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没有想到。”他说,孙某太没良心了,把母亲困在房里虐待,导致母亲重伤,而且任凭父亲和弟弟在外哭求,却无动于衷,真是不敢想象。

  “母亲把儿子养大,却遭遇这样的结果,真是令人痛心。”不少居民推测,可能由于长期吸食毒品的关系导致孙某精神出现问题。

  随后,记者来到新风派出所见到了孙某。孙某非常消瘦,手臂上还有文身,他木然地坐在凳子上,双手戴着手铐,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清理干净。

  记者问孙某是否吸毒,他摇摇头说没有吸毒,当记者问及为何劫持母亲时,他开始支支吾吾,嘴里不知在嘟囔些什么,当记者问其是否得知母亲现在的状况时,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垂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