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台搭建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展台搭建 >

红色地图集萃上海“红色文化”

发布日期:2021-06-09   

  上海,党的诞生地,也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为进一步打响“上海文化”品牌,保护和利用好上海的红色文化资源,目前,一份上海红色文化地图正在紧张编纂之中,“七一”期间将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首发。事实上,十多年来,上海已经出版了多份“红色地图”,在方寸之间,可以发现许多可参观、可阅读、可融入的红色文化资源。

  据透露,此次编制的这张上海红色文化地图将收录上海迄今发现的所有的红色史迹、革命遗址等,成为迄今最全的一张上海“红色地图”。上海市测绘院第四分院地信一科侯超表示,这张地图全面展现了上海主要革命遗址的分布情况,包括上海红色文化地图(全市范围)以及上海红色文化地图(中心城区范围),涵盖了全国级、市级、区级、文物点及其他各类等级的文物保护单位、旧址,并配有上海红色文化一览表,详细体现了革命遗址的等级、地址及编号,结合索引方便地图查阅。

  “我们这张红色文化地图在设计过程中遵循‘弘扬革命传统,传承革命记忆’的理念,以红色作为主色调象征革命精神和光荣传统的红色记忆,在制图中运用分区设色技术将上海市16个区用不同色块区分表示,使革命遗址点位在各区的分布一目了然。”侯超说。

  侯超特别提到,这张上海红色文化地图与传统地图不同,为特别定制,“为突出革命遗址专题,对交通、水系、绿地等地理信息作了淡化处理,同时对道路、兴趣点等地理要素做了抽稀、综合取舍等步骤,主题突出、主旨明确。同时,针对专题信息定位采用了高精度门址匹配技术,使革命遗址点位得到精准空间定位,保证了数据精度,在地图中准确显示。”

  “除正在编制的上海红色文化地图(纸质版)之外,项目组还同步进行线上版的研发。线上地图将通过二维码扫码浏览,与纸质地图相互呼应,并包含定位、搜索、缩放、专题内容详细显示等功能,内容丰富、直观实用。”侯超说。

  上海市测绘院第四分院副院长吴宏达表示,此次上海红色文化地图采用的公开版地图数据库,是上海市测绘院的八大数据库之一,“公开版地图数据库是在大比例尺基础矢量信息数据的基础上,按照GIS技术的要求,提取了城市框架基础之后形成的数据库,采用与基础地理数据库一致的上海城市坐标系,数据精度满足地理国情普查数据规定的要求。”

  “早在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出版过上海市党员服务中心(党员教育基地)分布图。”吴宏达说,“十多年来,有关部门与我们合作,出版过许多不同类型的红色文化地图。由于是针对不同人群的,因而在绘制上以及内容的选定上,都有许多有意思的内容。”

  吴宏达拿出了一张2017年的上海市党建服务中心党性教育基地地图,“像愚园路81号,在2007年被称为‘刘长胜故居’,到了2017年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地址就被称为‘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暨刘长胜故居’。”

  愚园路81号是一幢四层的法式小洋楼,1946年至1949年,时任中共中央上海局副书记刘长胜居住在这里,与中共中央上海局书记刘晓经常在此会面,这幢小楼因而成为中共中央上海局和中共上海市委的秘密机关之一。

  2004年5月,刘长胜故居正式对外开放。2013年8月,静安区政府投资800万元,制订方案对展馆进行改版修缮,并于11月闭馆改造。改造后的刘长胜故居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共设有四层展览区。

  据静安区文史馆相关负责人介绍,修缮从细微处着手还原了原貌。如建筑外立面的鹅卵石,就是按照老同志的记忆由深色改为浅色,门框的花饰恢复了当年的原貌。

  类似的情况,在这两份地图上还可以看到不少,像宝杨路599号,在2007年的那份地图上被称为宝山烈士陵园,而在2017年的地图上则称为上海解放纪念馆。上海解放纪念馆位于宝山烈士陵园东侧,馆名由上将题写。展馆面积约1500平方米,由序厅、主展厅和大型多媒体主题情景剧场组成。展馆陈列以上海战役实施“钳击吴淞、解放上海”的战役决策为主线,重点展示解放军将守军主力吸引到郊区并将其歼灭,从而保全上海市区的主要史迹。2009年,上海解放纪念馆被评为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两份地图上的一些地址变化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在2007年的地图上,旧居的地址是茂名北路120弄7号,而到了2017年的地图上,旧居的地址是茂名北路120弄5-9号。

  位于上海茂名北路120弄的甲秀里,是有100多年历史的老式石库门。1924年6月到12月,携夫人杨开慧与岳母及孩子来到上海,寓居于甲秀里,这里是一生中在上海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

  上海旧居陈列馆位于茂名北路120弄5号、7号和9号(原慕尔鸣路甲秀里317号、318号和319号)。一家当时居住在7号一楼,二楼居住着蔡和森与向警予。据有关专家介绍,通过对照历史照片、1947年的行号图、1948年的航拍照片,确认甲秀里是石库门对石库门的里弄格局,由于周边新建房屋,甲秀里只留存5、7、9号,里弄氛围不强,通过专家评审,修缮恢复弄堂格局,尽可能再现甲秀里原有风貌,因而从5-9号整个里弄展示了当年居住的最全面的状态。

  在石库门里弄的红墙黛瓦里,不仅孕育了“海纳百川”的海派文化,也孕育了中国革命的火种和曙光。这上海的许多角落里都留有不可磨灭的红色印记,等待着人们去挖掘与探索,而通过地图无疑是最好的一种方法。

  吴宏达特别介绍了一张2011年出版的《追寻红色足迹——上海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分布图》,“当时,上海拥有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1家,上海爱国主义教育基地52家,区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80余家。我们的地图采用不变形的地理底图,因图面限制,仅标注118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我们当时在地图上还设计了三条红色旅游线路。”吴宏达说,“第一条是回顾党的创建历史与领略现代文明成果相结合,包括4条线路,分别为:参观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新天地;参观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游览淮海路;参观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参观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延中绿地。”

  “主题二是体验革命传统与感受历史文化、现代文明相结合,线路主要有两条:参观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上海博物馆、上海大剧院、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参观宋庆龄陵园、龙华烈士陵园、游览龙华旅游城、徐家汇商业城。”

  “主题三是缅怀革命先辈与品味古镇文化、感受大自然相结合,线路也是两条:参观陈云故居暨青浦革命历史纪念馆、朱家角、大观园、东方绿舟;参观张闻天故居、海港新城、洋山深水港。”

  在吴宏达看来,在地图上推荐红色旅游线路,可以让读者事先做好功课,更有利于安排好出行,“考虑到这张地图的主要使用者是青少年,因而在绘图上,我们采用了手绘与计算机相结合地图技术制作而成的平面立体地图。”

  在2016年,为纪念建党95周年,上海市测绘院编制了“微行上海”主题红色地图。该图为读者以健步走的方式参观红色景点,缅怀历史提供了路线参考。这张地图精心选取了部分位于中心城区范围内的“红色记忆”纪念地,从行者的视角,推荐白天和夜晚两种行走参观路线,带领读者用脚步丈量,用目光捕捉,用心灵感悟党的伟大发展历程、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为更多单位或个人开展党员教育活动提供引导和参考。

  地图正面以示意图的形式展示了4条主推的健步走路线,结合图片文字对沿途红色景点进行了介绍,对路程大概的耗费时间和路线特色等作了详细说明。

  比如线从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出发,经过中国代表团驻沪办事处纪念馆(周公馆),再到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最后到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全长约4.5公里,步行60分钟左右。漫步于法国梧桐掩映的历史风貌区,闹中取静。

  “除了主推路线之外,还考虑白天、夜晚等不同场景设计了其他推荐路线,并以列表的形式罗列了出来。”吴宏达说,“像夜晚慢跑线路中,我们就推荐从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到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最后到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

  在这张地图的反面,则标注了上海市中心城区范围内一些标志性红色景点的点位,同时以索引的形式表示了相关点位的地址、联系电话、开放时间等。

  在吴宏达看来,通过“红色地图”,要让游客从历史的“旁观者”变成“参与者”。通过按图索骥,或者自己探索出红色路线,可以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感受红色旅游的魅力,并切身体会到时代的发展和历史的进步。

  上海是近代中国工人阶级人数最多、最为集中的地方,因而上海这个城市对党领导的革命活动,已经具有一定的基础性、依托性功能。中共一大、二大、四大在这里举行,另有八次中央会议在上海召开,中央局、团中央等机关都设在这里。

  将历史事件置于城市地理学的观察视野中,关注城市地理格局对历史事件发生的影响,呈现城市史与中共党史相互融合的跨界风格,使历史回归我们生活的城市街区和建筑,这种模式在“红色地图”中无疑具有更加重要的影响力。

  2015年8月,由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上海市测绘院、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编制的《上海抗战史迹图集》(简称《图集》)正式亮相,这也是第一次采用地图的方式叙述有关上海抗战的历史以及这些历史遗迹的变化发展。

  据吴宏达介绍,上海市测绘院采用多项高科技地图制作方法,利用三维技术制作了四行仓库三维模型图,还原抗战史迹实景;利用1948年、2015年等不同时期的航空影像地图进行比对,展示了四行仓库、无名英雄墓纪念碑、汇山码头、淞沪铁路天通庵站等历史遗迹所在地的今昔景象;“一·二八”和“八一三”两次淞沪抗战,采用老图新绘的方式分阶段详细描述抗日战场上中国军队的浴血奋战。

  “我们的编制人员先后赴淞沪抗战纪念馆、龙华烈士陵园、上海宋庆龄研究会、龙华烈士纪念馆、金山卫抗战史料馆等单位收集历史资料,并专程赴现存可考的遗址旧址拍摄照片160余张。”吴宏达说,“我本人也到过一些遗址去拍摄过照片,这个过程也让我对于上海的抗战,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

  在建党90周年的时候,上海市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联席会议办公室、上海市测绘院曾经编制过《上海市未成年人社会实践基地版图》(下简称《版图》),其中不仅介绍了一些参观线路、参观主题,而且还对于历史上的一些情况进行了一下介绍。

  以虹口区多伦路山阴路为例,在《版图》上给出的主题是“书肆津梁——拜访先生们的旧辰光”,主要线路是“鲁迅公园/鲁迅墓——山阴路/鲁迅故居、茅盾故居、瞿秋白故居——四川北路/内山书店旧址、北川公寓——多伦路——溧阳路”。

  如果说外滩是万国建筑博览会的话,那么山阴路则堪称是活的上海近代民宅博物馆。整个上海市有27种建筑类型,光是这一带就有22种,不同的建筑透露出不同的气质,也诉说着不同的历史。

  在地图上采用了局部放大的手法,将一些重要的地点展示出来,同时配以文字介绍,将建筑的过去情况也进行了一个说明。

  作为一座具有光荣革命历史传统的城市,上海包含了大量革命者的足迹和革命遗存,如何将其更好地展现出来,并加以研究,无疑跨越了许多学科,其中地图编制作为一个基础工作,应该受到格外的关注。

  我们可喜地看到,保护红色文化,上海一直在努力,特别是这张迄今为止最全的上海“红色地图”的即将出版,更是将红色基因融入城市血脉中。

  一张“红色地图”不仅仅是在传统的地图上标注“红色印记”,更为重要的是,广泛传播上海红色之源的光荣历史,凸显这些“红色印记”在中国革命史上的特殊地位。

  中共中央曾在上海战斗和生活了13年,留下了丰富的“红色印记”,这些红色资源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是红色基因重要的象征符号,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上海有着一大批纪念馆、革命名人故居、烈士陵园、革命遗迹等红色资源,这些都是红色基因的重要依归,是红色基因传承的重要场所。如果没有一张地图,这些红色资源就像是一串散落的珍贵,但通过地图,无疑可以让人们更加直观地看到她们,深化红色文化的有形覆盖。(来源:新民晚报)